高弓足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上海齐白石书画院院长少白汤发周分享保利 [复制链接]

1#
治白癜风银川哪家医院好 http://news.39.net/bjzkhbzy/210822/9347809.html

敬启者:

年已是立春时节,京华近日天气多变,或微雪,或阴霾,忽大风,忽晴暖。寒冬仍是底色,不过上午的冷风似不彻骨,掠过耳廓和手指尖时,还好,竟已不觉得这风有那么“冻”了。

未能免俗,这感受让人最恰当的联想便是年上映的文化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中叶嘉莹先生京白韵味的吟诵——

“耐他风雪耐他寒,纵寒已是春寒了(liǎo)。”

这两句词并非叶先生原创,而为年代初叶嘉莹恩师顾随(驼庵)先生将雪莱《西风颂》中“假如冬天来了……”的英文名句化译而成的古典诗词。汉语的蕴藉曲折、外柔内刚可窥一斑于此。19岁的叶小姐以此两句词为宗旨“凑成了一阙《踏莎行》”,想必大家都已熟识,近则有林曦女史为此阙词配图画,置一红衣女童于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之间,甚可喜。

再抄录一遍叶先生这优美的下阙词吧——

“软语叮咛,阶前细草。落梅花信今年早。耐他风雪耐他寒,纵寒已是春寒了。”

清乾隆缂丝御笔新韶如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

收录于:故宫书画馆[第二编]紫禁城出版社

近日南北疫情小有波折,我们又放缓了差旅行程,在京整顿心情、规划春拍。一晴日午后,有客携来一日本桐木双层盒子,旧签条上墨书“宁窑罍式花瓶”。心头一喜,想来应是一件雍乾单色釉佳品。所谓“宁窑”为东瀛鉴赏界对清代景德镇窑仿宋单色釉青瓷的习称,亦有认为是中文“年窑”(年希尧督陶之仿古器)的日文音译误称。总之对应的多为仿官釉、仿汝釉、天青、天蓝釉器物。打开取出,果然一件造型端庄的天青色仿宋无纹汝釉罍式尊现身了,底落“大清雍正年制”篆书款。器型取意于商周铜罍,而肩、颈、胫中心双面对称贴塑出戟状扉棱,挺拔饱满而古意盎然。旧配硬木底座亦考究。再搜索书橱中旧籍,见大阪山中商会昭和九年(年)出版之GrandExhibitionofancientChineseCoreanworksofart,《中国·朝鲜古美术大展》一书中赫然在列——图“五五六雍正天蓝窑罍有铭高一尺七分”。按日本旧尺为一尺等于30.8厘米(今和服量裁仍依此尺度),明治维新后革定为30.3厘米,此尊实测高度为32.3厘米,与书中“一尺七分”恰合。再检索资料,见北京故宫藏“清雍正天蓝釉出戟双耳瓶”图片,其造型比例、高度、款识书法、底足修胎、釉面特征等与此尊均一一相似,确应为雍正同窑所出之“成对”供御佳器。

清雍正仿汝天蓝釉出戟双耳尊

“大清雍正年制”款

H:.9px

备注:

日本山中商会旧藏

展览:

《GrandExhibitionofAncientChineseandCoreanWorksofArt》,上野公园樱丘(日本美术协会),山中商会,昭和九年五月(年),编号五五六

出版:

《GrandExhibitionofAncientChineseandCoreanWorksofArt》,山中商会,昭和九年五月(年),编号五五六

左图:

清雍正天蓝釉出戟双耳尊

高px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

右图:

《钦定四库全书-西清古鉴》,卷十二

遥想百年前山中商会全盛之日,设店铺于北京崇文门内麻线胡同三号豪邸,全力搜购逊清皇室遗珍,清宫内务府拍卖、典押之物多入其藏。再于大阪本店、纽约、芝加哥、伦敦等分店举办各式特展营销,并出版摄、印精美的英、日、中文对照藏品图录。货源何等充足,气派何等豪迈。而大阪本店销出的官窑瓷器,大多沉潜于日本本土之关西财阀家族,秘藏几代,瓶尊类则多于茶道、花道仪式上偶一陈设。此一尺出头的天青釉尊正是一件茶室“床之间”壁龛中插花的妙器。而日中花道原出自宋人一脉,新正在即,我们也不枉了让这雍正御窑天青釉罍式尊做一回草木精舍吧。原创太难,以帝王遗构为师,取台北故宫藏“乾隆缂丝御笔新韶如意图”为蓝本。同事各逞其能,献冻柿子一双,百合果实一对,山茶、松枝、蜡梅各一束;惟灵芝不可寻,以库存一白玉御题诗如意代之。修修剪剪入于尊中,竟也颇有可观,俨然成一幅岁朝清供图。新韶皆如意,“清供耳目谋”。以此器物摄影作为我们对友人们的美好祝愿。

山中商会出版

日本山中商会旧牌匾

山中商会北京分店

内循环征集当道,数年前拍出的老朋友们近来多有回访之乐事。如宣德御窑青花折枝花果葵口碗时隔七年又回来了,令人欣喜。此式碗在清档中被称作“青花白地葵花大铙碗”,乾隆元年活计档中即有(三月)“十三日司库刘山久来说太监胡世杰交宣窑青花白地葵花大铙碗十六件,随锦匣二件……”的记录,并遵乾隆谕旨命广木作制作“紫檀罩黄杨木夔龙象牙寿字罩笼架二件”,陈装这十六件葵口碗。乾隆四年又有奉旨“将宣窑青花白地葵瓣铙碗挑选等次入乾隆宫磁器”收藏的记载。查两岸故宫藏品,均有同款式、尺寸之清宫旧藏折枝花果葵口碗。而市场中则有万野美术馆、静观堂、玫茵堂等旧藏三四例;再加上此次重出江湖、原为某东亚重要秘藏的本件葵口碗;那乾隆元年紫禁城中曾呈御览的宣窑青花葵花大铙碗十六兄弟,是否竟都还健在于世间呢?(至于本碗之神奇身世,春拍后之新主人可向我等私询)

明宣德青花折枝花果纹葵口碗

“大明宣德年制”款

D:.5px;H:px

备注:

1.日本重要私人收藏

2.北京保利,年6月5日,编号

出版:

《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上))》,保利艺术研究院,文物出版社,年,页82,编号98

明宣德青花折枝花果纹葵口碗

口径:.5px;高:.5px

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

碗形不易供花,兹取一束红珊瑚色之南天竺为伴,聊摄一帧。毕竟冬春时节的南天竺也是四爷雍正皇帝书斋行乐图中的必备草木,与那金盏银台的水仙花构成“灵仙祝寿”之境。

←滑动浏览→

清雍正行乐图-书斋写经

册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

收录于:盛京故宫书画录

打住,打住。再写下去又像是拍品宣传小广告了。其实此信的出发点原就是向大家新春致意并汇报下工作近况。回想一年来的种种,我们竟也逾一年未走出中国大陆了,与海外的诸多师友们已逾一年未曾谋面请益,心中甚是惦念。

当然,我们也想念那些舌尖上的味道——想念宝岛忠孝东路摊儿上的一碗半筋半肉面,想念敦化南路楼上的一盏茶;想念港岛上环街市中的一碟鱼饭;想念大阪心斋桥边的道乐毛蟹;想念伦敦SwallowStreet上的各色生蚝;对了,还有纽约长岛PeterLuger的五分熟牛排……当然,我们更想念吉美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宾州博物馆、波士顿博物馆、安大略省博物馆中易县八佛洼的三彩罗汉等身像们。列位尊者,别来无恙乎?

左上图:辽三彩罗汉坐像河北易县

英国大英博物馆藏品

左下图:辽三彩罗汉坐像河北易县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品

右上图:辽三彩罗汉坐像河北易县

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藏品

右下图:辽三彩罗汉坐像河北易县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品

“人能好骨董,即高出于世俗,其胸次自别。”戏言之外,其实我们至为想念的是“胸次自别”的你们——一如既往伴随我们成长的海内外藏家师友们。我们种族、性别、信仰、兴趣各不相同,但对于文化艺术都充满了深爱,对人性都饱含敬意和善意。在此全球疫瘴至暗时刻,大家尚能凝心养性,各自取出宝藏把玩鉴赏,有贤者更能享“隔山买牛”的网拍之乐,幸甚幸甚。

时光匆匆,“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时光对于人生来说,有时促迫到轻贱慌张,有时则眷恋至依依不舍。

新年伊始,“纵寒已是春寒了”,与诸位相见有期必是大家共同的心愿。在这无边人海中,各自珍重。我们,在乎你。新韶如意,谨贺新年!专此奉达。

(本文图片素材源于齐白石传人书画网)

(图文/少白公子)

注:以上图文节选自讲座《少白公子趣说中国画事》主讲人:汤发周

庚子年发布于华东上海齐白石书画院(上海浦东总院)

上海齐白石书画院院长-汤发周谈:立春将至,阳和起蛰,品物皆春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